目前,通过代持模式质押率最高可达70%,而信托股权质押产品质押率普遍在50%

  理财周报记者 郑鹏远/北京报道

  2013年的五月,不只是创业板的盛宴,大宗交易商也会猎其中。

  统计显示,截至5月30日,5月以来的20个交易日里,沪深两市大宗交易共计1259笔,累计成交金额高达320.92亿元,日均成交金额超过16亿元,与4月份的日均成交金额3.82亿元相比,环比增长超过4倍。

  “这个也是从大宗交易衍生过来的,比起交易所股权融资和股权质押信托,我们的代持回购更灵活。”磐厚投资的一名业务负责人告诉理财周报记者,股东可以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减持股份,跟接盘公司约定期限回购。目前,通过这种模式质押率最高可达70%,融资成本在年化7%-10%之间,回购方式灵活,甚至可以按月付息,但也规定一切交易不能超过总股本5%。

  根据有关规定,减持比例达到5%时,应当在3个交易日内公告,并在公告后的两日内不得再进行买卖;持股比例在5%以上的大股东因减持股份导致其持股比例低于5%的,应当在两个交易日内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因减持股份导致公司股东地位或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应当公告权益变动报告书。

  “相比信托,他们效率更高,但风险也难以掌控。”一位信托人士表示,目前信托公司股权质押类产品质押率普遍在50%以内。

  多位大宗交易商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仅靠自有资金很难进行这种业务。“磐厚他们已经开始与券商合作发资管产品,而且据说还参股了一家公募基金运用专户业务操作。”

  然而对于部分参与者来说,盛宴过后,泪流满面。近期,多家上市公司人士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调查,在大宗交易市场的另一端,一场针对接盘公司的核查风暴也蔓延开来。据知情人士透露,从四月底开始,磐厚、任行等知名大宗交易商都曾被证监局调查。

  “一部分原因是操纵股价,大宗交易最近很热,监管部门也要排查一些上市公司减持行为。其次,也有一部分会涉及利益输送。”一家不久前接受证监局调查的私募投资公司负责人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神剑股份(5.51,-0.12,-2.13%)等多家公司被查

  通常情况下,T+1的转天交易就是这些公司的基本原则。“今年以来大宗交易商之间竞争更加激烈,目前我们每天交易额平均在2亿元左右,折扣通常在9.7-9.75折,仍保持大宗交易高位水平。”上海任行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任良成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你可以观察一下瑞丰光电(13.500,-0.05,-0.37%)(300241.SZ)5月30日分时图走势,这家公司前一天发生大宗交易,这种类似心电图的走势明显就在操控股价出货。”上海宝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监管部门对这类交易非常敏感,因为涉嫌扰乱市场秩序。

  另一家大宗交易商人士则表示,有一些接盘公司如果希望拿到交易额度,需要先进行“市值管理”。

  “有些公司高管希望坚持,会先找一些机构投资者帮其做高股价,如果大宗交易接盘公司参与,上市公司会承诺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给他们,而且折扣上也有很大优惠。”该人士告诉记者。

  “源头应是出在上市公司,一些大宗交易商被监管机构调查应该是被牵连出来。”上述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今年以来,包括神剑股份(002361.SZ)、向日葵(8.680,-0.10,-1.14%)(300111.SZ)等多家上市公司人士因涉嫌内幕交易及操纵股价被证监会调查。

  5月29日,神剑股份发布公告,公司高管王敏雪、王学良、吴昌国等因涉嫌内幕交易等行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有意思的是,2011年3月3日解禁流通以来,神剑股份高管多次利用大宗交易平台进行减持。2011年7月15日,王敏学和王学良分别减持130万股和80万股,均通过大宗交易进行,8个交易日后,神剑股份便发布了2011年中期业绩快报。

  此外,向日葵总经理丁国军、财务总监潘卫标也因其于2012年违规减持限售股的行为,被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稽查。2012年4月25日,向日葵公告称,预计上半年业绩将同比下降50%以上。6月29日,丁国军减持80万股,潘卫标减持10万股;7月2日,潘再次减持2.5万股。到7月13日,向日葵发布业绩预告修正称,由于销售价格下降、汇兑损失加剧等原因,预计上半年亏损1.6亿元-1.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公司高管减持均在公告发布前不久。据市场人士分析,业绩预告前的高管减持显示出可能存在内幕交易。

  在2012年6月29日减持当天,向日葵还出现了两笔大宗交易,交易价格均为7.13元/股。该价格是大宗交易规则允许的最低价格,即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折价10%。而相比2012年6月29日的收盘价8.71元/股,大宗交易价折价接近“两个跌停板”。

  除此以外,排查的另一个方面则涉及利益输送和逃税。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某阳光私募总经理就因涉及一些与对手方资金返还问题而被监管部门调查。

  深圳一家私募公司总经理表示,避税的环节主要涉及到大宗交易折扣定价问题。交易双方可以将减持的价格故意确定为交易所的折价下限,由于交易额降低,减持方可以偷缴一些交易税款。之后,接盘公司按当初约定的真实折扣价格返还给上市公司。

  “也有一些股票会在大宗交易平台溢价成交,这种情形我们接盘公司很少拿到券,很可能给了上市公司的关联方,或者利用一些公司做通道。”上述私募人士表示,这种情况经常出现在一些窗口期和上市公司重大事件前夕。

  “证监会新领导上台,虽然很低调,但是很多监管力度比以前大很多。”一位私募公司总经理感叹。

  此外,也有私募公司负责人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很多时候被监管部门调查源于这些接盘公司都相互拆台,互相举报。

  代持新业务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竞争激励,部分大宗交易商开始谋求转变,利用大宗交易平台帮上市公司代持融资。

  记者梳理发现,去年下半年以来,包括向日葵、*ST超日(3.62,0.00,0.00%)(002506.SZ)、恒邦股份(17.82,-0.29,-1.60%)(002237.SZ)、三维通信(6.64,-0.01,-0.15%)(002115.SZ)等多家上市公司十大股东中,都曾出现上海磐厚投资的身影。该公司投资部人士表示,这些股份都是上海磐厚投资帮别人做的代持。

证监会重磅:内部整改新举措 民生南京证券祭旗
杰瑞股份巨额套现引猜测 一月内套现10.69亿

上一篇

下一篇

大宗交易监管风暴:多公司高管涉内幕 磐厚被查

更新时间:

来源:

点击数: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