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北京6月3日消息(记者刘黎)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又是一年升学季。北京上小学实行的是划片就近入学,为了遏止跨片、跨区择校,北京今年对16个区县所有即将升入小学一年级的孩子进行信息采集,户籍地或者是居住地,信息采集时,二者选其一。

  由于适龄儿童越来越多,尤其是今年赶上金猪宝宝达到了入学年龄,北京重点小学的炙手可热。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家长们使出浑身解数,各显神通。

  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拼爹拼妈”的,一些人抱着花钱买安生的心态,选择通过中介机构或是个人来择校,后者号称手里有名额,交上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的择校费,就能让孩子上重点小学。这样的事情您敢信吗?靠谱吗?

  北京“幼升小”靠家长拼财力 名校名额要价数十万

  范先生自称是北京七彩幼儿教育中心的法人,平时学校一对一教学,教学对象正是即将幼升小的孩子,一年三万多的学费,最吸引人的,是他们手里有重点小学的名额。

  记者:对口的能上哪些学校?

  教育中心:西城的有实验二小、皇城根、红庙;海淀是清华附小、人大附、北大附;朝阳是芳草地,还有陈经纶;东城有府学、二中的小学部,黑芝麻今年走了两个。

  如果想选西城的学校,范先生说,现在他手里剩的名额只有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和红庙小学,具体要求是北京户口,外地人要暂住证、在京务工就业证明等“五证”齐全,最好在西城区做了信息采集。

  教育中心:家长不需要做什么,主要是我们和学校的沟通,还有一些费用。

  记者:费用大概是多少?比如像红庙这样的学校。

  教育中心:红庙现在是15万。

  记者:有没有北京户口都是15万?

  教育中心:对,实验二小是30万。今年实验二小我们这儿走了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是22万走的,这一块儿等于是又给了我们一个名额,实验二小说的是这个费用,所以我们得做这个费用。

  以实验二小举例,钱要分三次交。一个名额他们能赚两万。

  教育中心:学校是有学校的费用的,就是代办费用,这块是我们交给学校的老师的,西城有一个赞助费用,3万,除了这个赞助费用,其他的都算是代办费用了的。我们机构是两万块钱,是您最后才给付的。举个例子,实验二小这个,它是分三次付费,第一次付一个10万,招生考试完之后,再付第二个10万,拿到录取通知书付第三个10万。

  如果愿意相信他的承诺,接下来就是见面交钱,收费证明、收据、公司的营业执照、范先生本人的身份证的复印件,这是交钱以后的能拿到的凭证。范先生说,能办事是因为和学校,和教委的关系,不过,上面的关系,家长自然是不能见面的。

  中间人明码标价 称十几万能上重点

  除了幼儿教育中介机构,挣这笔孩子钱的还有个人,称自己与某某教委有关系,只要花十几万元就能保证上海淀区的重点小学。

  记者见到了一位姓陈(化名)的家长,外地人,3月份就找人给孩子交钱预定了海淀一所重点小学的名额。眼看着就到了面试时间,办理五证她却遇到了麻烦。

  陈女士:我现在还烦着呢,还想问问他,暂住证开不出来。因为我办的时候已经5月份了,去年有一个到9月份的,已经过期了。就卡在了暂住证的时间上。

  托人买指标,托的人自称叫杨海涛,他口中的上线名叫“张科”。5月31号,除了海淀,其他各区已经关闭信息采集系统,在杨海涛口中,现在已经到了择校捡漏的时候,他能提供的海淀的备选学校有四所,要求要么孩子的户口在海淀,要么家里在海淀有房产,他提供的渠道就是“条子生”。

  杨海涛:之前学校已经进完了,海淀实验、上地实验都没有了,现在能进的,把握最大的,现在石油附小、万泉、七一、育英能去。个人,做了三年了已经。

  记者:比如说海淀实验现在得多钱?

  杨海涛:得16(万)左右,石油附小是18(万)。

  陈女士在签协议时见过张科一面,两人还开了联名账户。记者见到的委托协议落款只有两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照杨海涛的说法,经办人是他和张科,承办人实际是张科的父亲,曾在教委工作,已经退休。

  杨海涛:他拿着这些东西给他父亲,他父亲去学校直接找校长,找不到校长就直接找教委的,因为他父亲以前是教委的。我们所有的家长都跟我朋友见面,而且我这儿所有的海淀学校都跟我这一个哥们儿合作。

  记者:这个哥们是可以见到的?

  杨海涛:是,他父亲是不会出面的。

  这次见面,陈女士反复嘱咐杨海涛,在五证的问题上帮她想办法,今年外地孩子上学,对五证卡的很严。

  杨海涛:让老爷子想办法,别让学校卡您的证,只能老爷子说话呗,反正您钱也给了,没关系。

  记者:老爷子一年手里有多少名额。

  杨海涛:他今年海淀送给了4个,我这边的一个,他自己送给了三个。

  记者:你见过这个老爷子吗?

  杨海涛:没见过,不能见。

  记者:他都退了,手里还有这么多名额啊?

  杨海涛:关系硬。

《法制晚报》曾报道,2012年北京市小学入学人数14.17万人,预计今年比去年多3万,接近17万5000人,细算一下,今年入学的多是“金猪宝宝”。人多,不管是代办中介还是代办个人,都在强调这一事实。杨海涛解释,两三个月前,是家长花钱挑学校,现在是学校挑学生,今时不同三四月,定金也涨到10万到12万。按中介的说法,重点小学的名额,他们去年10月份已经预定。

  教育中心:要定名额,我们一般是在9月底10月初的时候,今年学生走了之后第二年的名额也就下来了,到10月中旬的名额就基本确认了。

  记者:其实在去年的时候已经就定了?

  教育中心:对对对!

  不知现在有多少家长还在焦虑不安地等着上岸,盼着孩子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天。重点小学名额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交易的虽是陌生人,却也可能成为家长们想让孩子上重点,最后去抓的稻草。究竟是真有这样的能人?还是有人在借幼升小之机,骗人钱财?教育部门如何回应?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国家统计局打假固投数据:挤压地方投资水分
人民日报谈民众财富焦虑:挣钱速度赶不上花钱

上一篇

下一篇

北京幼升小乱象调查:中介标价称十几万上重点

更新时间:

来源:

点击数:

Powered by CloudDream